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郑传玖代表讲述一把吉他的扶贫故事

海外新闻 时间:2020-05-28 浏览:
从手握农具到拨动琴弦,从打工仔到一方产业带头人,从家乡到广州再从广州回家乡……身材敦实、面孔黝黑的黔北汉子郑传玖的经历带有些许传奇色彩。 今年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郑传玖又带着议案建议来了:扶持中小微企业,让更多脱贫群众在家门口挣钱。 穷

  从手握农具到拨动琴弦,从打工仔到一方产业带头人,从家乡到广州再从广州回家乡……身材敦实、面孔黝黑的黔北汉子郑传玖的经历带有些许传奇色彩。

  今年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郑传玖又带着议案建议来了:扶持中小微企业,让更多脱贫群众在家门口挣钱。

  穷则思变,一把吉他奏响“致富曲”

  贵州正安,一个曾被大山困住的深度贫困县,山高谷深,交通不便。1978年出生的郑传玖是安场镇解放村人,他清楚地记得,家里四兄弟,种的粮食根本不够吃,村里人喝水要去山上一个泉眼挑,有时候去晚了,等一天都没等到一挑水,“从小我就发誓,今后要出去闯一片天。”

  穷则思变。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正安县委、县政府在风险与争议中组织“三百娘子军”下番禺,率先拉开了贵州有组织性劳务输出的序幕。1993年,郑传玖的三哥郑传祥跑到广州打工,因为没有技术,他和几个同乡就在工地上通宵抱石头装车。

  1997年,郑传玖也成为“打工大军”的一员。那个时候,郑传祥已经来到广州一家吉他厂打工,在他的介绍下,弟弟郑传玖成为吉他厂打磨工人。两兄弟勤奋好学,十年时间,从工人做到中层,制作吉他的200多道工序也烂熟于心,用打工积攒的“第一桶金”,兄弟俩合伙成立了神曲公司。

  2012年,考虑发展产业的正安县摸底调查发现,仅在广州吉他行业务工的正安人就有2万多,不少已成为骨干人才,一部分想回乡发展。在家乡领导的大力招商下,郑传玖兄弟没有多想,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从广州搬回到正安发展。

  “正安县委、县政府对我们承诺‘墙内的事情企业自己管,墙外的事情政府包’,本来我是半信半疑,只搬回部分生产线,没想到他们说到做到。”郑传玖说。县委、县政府“一把手”亲自抓,租金、税收等优惠政策落地,他只负责管好工厂的事,其他都是县里干部帮着办好。

  心里有了底的郑传玖,将生产线全部搬回正安,神曲公司的“试水”成功,吸引了一大批正安籍吉他人才和企业返乡。目前,“正安·国际吉他产业园”内的吉他及其配套企业已经达到了72家,2019年产销吉他约606万把、产值近60亿元,正安县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为集中的吉他生产基地。今年3月,正安县如期脱贫出列。

  稳下来,就有希望

  产业发展了,要带动贫困户脱贫。正安县委、县政府要求,园区企业优先招收贫困户,县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就建在园区旁边,搬迁户在家门口上班,带动他们增收。据统计,整个吉他园区带动就业14731人,其中贫困人口1374人,直接保障了6700余人稳定脱贫。

  可以说,吉他企业在正安的脱贫攻坚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但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企业发展受到影响,代加工的劣势在这次疫情中尤为突出,很多代工企业都收到了外贸订单无限期延长交货期的通知,就连主抓国内市场的一些企业,在疫情期间,产品销售基本都缩水60%以上。

  “若是以往碰到这样的情况,企业只有选择停工。但一旦停工,就意味着上万人暂时失业,而园区内的技术工人也会随着停工而不断的流失,很难保证在开工的时候能及时地将他们找回。”郑传玖说。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就充分体现出来了。

  疫情发生后,正安县按照“六稳”“六保”的要求,在用足中央、省、市扶持政策的前提下,全力协助企业共克难关:比如,对吉他企业水电费用能免则免、能减则减、能缓则缓;由县担保公司以订单、库存货物为反担保,帮助吉他企业申请最高200万元的贷款,县财政在疫情期间予以4个月贴息,解决企业流动资金的问题;为企业免费提供产品停放仓库;吉他外贸出口企业订单一出来,进入免费仓库,就按程序向企业快速返税;对万不得已停工的吉他外贸企业做好预案,统计企业失业人员,并由农业部门把临时失业人员组织转移到农业产业中就业,确保在本地留住这些吉他产业的技能工。

  “现在,神曲公司的生产销售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不光我们,园区内所有企业都信心倍增,安安心心地开机生产,企业的工人们也像往常一样安安心心在家门口打工。”郑传玖说。

  是“危”更是“机”

  “这次疫情,对于我们来说是一场‘危’,也让我们从中看到了‘机’。”郑传玖说,“以往被人掐着脖子的代工生产,在灾难面前不堪一击,我们更加坚定了开发自己品牌的决心。”

  可喜的是,“正安·国际吉他产业园”部分企业,不但在国内市场的占比不断提高,甚至在东南亚以及澳洲都已经开拓出了属于自己的品牌市场,口碑不错。神曲公司的两个自主品牌也得到海外市场充分认可。这给正安吉他产业从看别人脸色吃饭的代工向自主品牌创市场的转变注入了更多的信心。

  “有句话叫自助者天助,地方都努力地在帮助企业,企业也应该积极开展自救。”郑传玖说。园区内的企业也开始各自的转型,多家企业开始研发自己的品牌,拓宽国内的市场,什么网络弹唱比赛、在线直播带货等手段层出不穷。

  但是,小微企业在发展中也确确实实遇到了困难和问题,比如说,想扩大生产但融资很困难,建厂房难,乱收费现象在个别地方依然存在。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郑传玖一直在关注这些问题,所以,他今年的议案是扶持发展中小微企业,帮助更多企业顺利度过这场危机。

  他的建议是:第一,由政府相关部门建立专门机构,对小微企业进行认真摸底排查,据实发现问题和反映情况,听取小微企业的反映,帮助企业排忧解难;第二,支持地方建立小微企业孵化园,让有实力、有市场竞争力的企业,入驻产业园,帮助小微企业解决建厂难的问题;第三,对于个别村对所辖的小微企业收取卫生费、赞助费、管理费等现象,希望彻底根治;第四,推行部门挂帮企业制度,形成部门以“精准帮企”帮企业,企业帮贫困户的方式助推脱贫攻坚工作。